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灵驿站

心似雪,空灵明净,温润柔情,随情随性洒落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幻华尔兹(十二)  

2010-10-18 19:41:06|  分类: 小说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
2010年10月18日 - ﹏﹏妖娆。 - 心灵驿站
不眠之夜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秦朗住在了单位办公室,他的女同事陆小柔当晚值班,看到他的办公室亮着灯,很奇怪的想看个究竟,她轻轻地推了一下门,不料门没锁,一下子开了,看到秦朗在那里喝闷酒,桌上只有一包花生米,好几瓶啤酒已被他消灭光,他不时的吃一粒花生米,半瓶子啤酒又被他干掉了....
      陆小柔被他的举动惊呆了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,没有发出一点声响,倒是秦朗半醉不醉的猛然抬头看了一眼,忽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,他一闪念:“谁?是任静吗?我在做梦吗?”他晃了晃脑袋,似乎清醒了些,瞪大醉迷迷的双眼仔细瞧了瞧,有点失望地说到:“噢!是小柔啊!你怎么不出声呢?把我吓一跳,来来来!坐下陪大哥说说话。”说着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儿红酒。
      陆小柔是个很注重形象的女子,年龄外表和任静很相近,难怪秦朗会看错。看他醉汹汹的样子,想说拒绝的话,但想起平时秦朗对她们这些晚辈的支持和关爱,有点于心不忍,她还是很尊敬这位大哥的,心想大哥肯定是遇到难事了,于是,虽不情愿但还是坐在了秦朗的对面。秦朗赶忙倒了一杯红酒递给她。
     陆小柔接过酒杯,放在自己面前, 她看着秦朗那种很难受的样子,唤起了她的同情心,她关切地问道:“大哥,我能问一句吗?大哥为什么不回家呢?为什么一个人喝闷酒呢?和嫂子吵架了?”
      “小柔,你相信男女之间除了感情之外,还有纯洁的友谊存在吗?”秦朗急不可耐地问道。
      陆小柔脱口而出:“我相信。现在职场里上下级、生意伙伴之间都是有男有女,‘红颜’和‘蓝颜’也不算什么新鲜的了。”
      现在不管哪个行业,还是男人占大多数。我们女的属于弱势群体。很想和那些能互相欣赏、互相帮助、又聊得来的男性建立友谊,但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。因为他们的老婆都像防贼一样防着那些女的。我有个搞房地产的好朋友,就深受其害。常常跟我诉苦。”陆小柔滔滔不绝的说着。
     秦朗安慰道:“也许这更能证明自己的魅力吧,才让那些老婆们嫉妒。”
       “问题是---魅力这玩意儿有时候也帮倒忙啊。”
   “不过,我还是相信男女之间可以建立友情,如果都是对家庭负责的人,就完全可以保持友情的纯洁性----”
    秦朗如释重负:“听你这么说,我就卸下精神负担了,因为我就遇到了这样一个人....”
     “不过---这种友情往往会在世俗的眼光中变形、最终被扼杀,当事人自己觉得是友情,旁观者却免不了质疑这种友情的真实性,所以理论上说异性友情有存在的可能,但实际操作难度非常大、成功概率非常低。”
     原来结论这么悲观,秦朗难掩失望却又不甘心,他有些激动地说:“我觉得事在人为,我相信这种纯洁的友谊,不会被世俗的眼光给扼杀,现在有句流行语‘痛并快乐着’也许我形容的不恰当,但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,再难再苦我也不会放弃。”
     秦朗好像遇到了知音,真想把一肚子的苦水全倒出来,陆小柔看着秦朗那半醉不醉的样子,知道他借着酒劲话就会很多。况且这种话题不但敏感,而且说不清楚,她不想再讨论这些问题了。
    她安慰他说:“大哥别太烦恼了,任何事物都有它存在的客观性。坚持自己的梦想,就会有希望,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说去吧。”
梦幻华尔兹(十二) - ﹏﹏妖娆。 - 心灵驿站     “大哥,你看起来很累,休息会吧,别搞垮了身体,今晚我的班,我还得出去工作呢。来,我敬大哥一杯!”说完起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转身离开了。
     秦朗见陆小柔走了,懒洋洋地躺在了沙发上,脑袋昏昏沉沉的,闭上眼睛,任静的影子又浮现在眼前-----
 
 
 
     咣,咣的敲门声响了起来,秦朗以为又是陆小柔有什么事,就随口应了一声:“请进。”李梅进来了,面容平静,往他面前一站。
       秦朗躺着不动,不冷不热: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  “我来看看,老公不回家我得知道他住哪啊。”
      “看吧。”
      李梅看着桌上又是酒又是花生,想象着两个人把酒言欢的情景,醋意再也压不住:“哟,红酒就花生,才子佳人谈笑风生,挺浪漫啊!浪漫完也不打扫一下战场,清理清理痕迹。”
      “门儿清啊你,来半天了吧?但是我告诉你,不许你乱咬人!”
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一直耐心地等到人走了才进来,够识趣的吧?我怎么乱咬人了?人脏俱在,我没法不联想,除非我是聋子瞎子!”
      “随你怎么说,你现在基本靠联想活着,想的越具体就越高兴怎么着?”哪儿跟哪儿就‘人脏俱在’了?半瓶酒、半包花生米你也能做篇文章?早知道我再点上两根蜡烛,多给你添点儿作料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你能解释一下,为什么大晚上她跑这儿来跟你红酒就花生吗?”
      “我没什么可解释的,跟你说什么事儿都没有,爱信不信。”
      李梅运了半天气:“你觉得你现在这样正常吗?像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吗?”
      “我怎么不像了?不是告诉你了吗,该尽的义务我绝不推脱,就是暂时不想再这么吵吵闹闹的了,让我清静几天,行吗?”
      李梅最不爱听这话:“要清静干嘛结婚啊?”
     秦朗直通通跟着感觉走,脱口而出:“结婚的时候你也没这么不可理喻呀?”
     这句话把李梅气极了,柳眉倒竖,反唇相讥:“结婚的时候你还没这么可恶呢!”说完,转身摔门而去。
     秦朗愣住,有点儿后悔,追到门口却停住了脚步。
     夜晚的大街灯光灿烂,李梅的心境却像被泼灭的火堆。她一边开车一边掉眼泪,美妙的夜景被浸在一片水花中,变得模糊不清。她不想回家,直接来找兰心,兰心听着李梅哭诉,觉得秦朗这种态度反倒说明他没做亏心事、不心虚,反而可以暂时放心了。
     秦朗倒在了沙发上,既担心李梅大晚上的一个人气匆匆的走了,又觉得对不住人家陆小柔,内心还思念着任静,这一团乱麻搅在一起,让他侧夜难眠了......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)
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